财经中国网首页- 头条- 财经- 科技- 时尚- 生活- 房产- 汽车- 娱乐- 健康- 旅游- 商讯- 体育- 游戏-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财经中国网 > 财经 >货币 >正文

火讯财经——陈伟星、Dovey Wan

2018-06-21    来源: 财经中国网  跟贴 0

\

\

    本文内容来源三点钟火讯财经创世群,如需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火讯琅琊榜》第二期于5月14日全面升级后回归,将持续到5月28日。本期将以“CHINA CHAIN 区块链在中国”为主题,继续用社群直播的形式,畅谈区块链行业、趋势、技术,以更人文、开放的视角关注区块链,记录区块链的过去与未来。

第八场

孙健×陈伟星×Dovey Wan

    本期阁主:

    JLab(九鼎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孙健,河海大学客座教授。10年股权投资从业,投资过91手机助手,团贷网,闪送,掌上纵横等公司。是首位从古典投资圈跨入币圈成立专业基金的投资人。目前已投资包括本体,ELF,群群,Achain,Kcash,Cointiger,Qash等40多个区块链项目。

    对话嘉宾:

    陈伟星简介:泛城控股集团董事长、泛城资本、保险师、快的打车创始人,知名区块链产业投资人。第19届中国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

\

    Dovey Wan: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丹华资本由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创办,现管理超过6亿美金规模的两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丹华资本从基金成立开始即布局区块链领域投资,斯坦福著名加密学教授Prof. Dan Boneh与伯克利大学加密学教授,Zcash发明人Prof. Alessandro Chisea为基金区块链专项科学顾问。丹华资本为Dfinity, Basic Attention Token, Orchid Lab, Chia Network, Zilliqa, Theta Network, Keep Network, Liquidity Network,CelerNetwork,Nucypher, Certik 等项目的首轮投资人。

\

    以下为火讯财经夜访陈伟星视频

    ▼

    0:00

    / 1:24

    “我是个‘过度理想主义者’,有的时候反而容易得罪人。”

    耿直boy,怼人,布道者,经济学,这似乎是陈伟星在圈中的标签,从春节三点钟无眠便开始怼天怼地怼朋友,如今几个月过去,陈伟星依旧保持着这种言辞间的锋利。

    “我不否认BM是个不错的程序员,不过我更喜欢Vitalik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但从经济模型设计的角度,我不太认可BM和他背后的金融家们的设计。”在谈到BM时,他如此直言不讳道。

    作为率先进入区块链行业的投资者,陈伟星投资过币安、火币网、Qtum、TRON等一大批市值最高的区块链项目,如今也正是这些项目的成长,奠定了他圈内资深投资人的地位,当被问及目前所拥有的数字资产数目时,陈伟星一反“耿直boy”常态,并未正面表述,而是委婉道:“我真心没有算过占比多少,但数字资产我还是足够了”。

    热身环节:

    孙健:伟星这个头衔很赞啊。问个私人问题,你是有党派人士么?

    陈伟星:看币圈久了,真心觉得我们党正能量

    孙健:先来一个热身问题。 快的作为一个著名的并购案例,互联网皆知。为什么快的创始人的身份,你放在个人介绍里面很靠后的位置?

    陈伟星:下次你爱放哪就放哪哈

    以下为访谈实录整理

    ▼

    Q1

    孙健:你在5月27号联合前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共同宣布要推出区块链打车平台“打车链”,从打车应用开始,通过区块链技术打造一个生活服务平台。坊间说法,你选择打车这个赛道,是“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曾经失去了快的控制权,现在是要凭借区块链“复仇”吗?你推出打车链,是否意味着要和滴滴正面杠上了?我记得你说过,不擅长管理。推出打车链,你在管理上能驾驭么?

    陈伟星:这里好几个问题哦

    孙健:大题里面包含小题,数学老师都这么玩的。我以前当过几年的大学老师。

    陈伟星:其实这2-3年来,对于之前的事情已经非常释然了,期间我也投资了许多有趣的公司,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事情去做,太多的问题值得创业者去解决,没必要一直盯着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看到区块链技术,我又找回了创业的超级兴奋感。

    仔细研究区块链两年多了,这项技术的特殊性,使得大部分原来的创业者没办法快速理解透,但我确信区块链技术真的能改变世界的分配与激励模型,就是所谓的生产关系。

    我已经讲了很多的经济学理论,技术理论和很多改变案例的设想,也投资了很多公司,可以说,我的区块链布局和我个人的生存价值感,已经和区块链同命运。

    但现在的区块链,被太多的人误解,一方面是很多人理解程度的问题,另一方面确实是币圈太贪婪和黑暗,过分的炒作、欺诈、操控、传销,而缺少真正明确的落地项目,让人能正向的理解区块链对于社会的改变。

    我希望找一个项目,能来实践我们讲了很多遍的理论,真正的实践生产关系的改变,而打车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实验案例。一方面,传统的打车公司确实存在着严重的生产关系不协调。现在的打车平台,90%的所有权实际上最终是属于华尔街的,而司机每天的劳动毛利润,50%要分给平台;另一方面,打车的业务简单明确,比较容易重新来设计所有价值贡献者的利益分配关系。

    我们的实验,是要把打车的平台,变成所有劳动者能共同享有的平台,协调好我们这些创造者、投资者、消费者、组织者和劳动者的利益分配;同时,我也要实验一个新的财务模型,改变原来的资产负债表和P/E rates估值模型环境下,公司侵占现金流使用权和业务影响力权的问题。

    孙健:是要颠覆古典VC的思考逻辑,让他们都失业么?

    陈伟星:这个新的经济模型,我称之为burning model,并用V/L rates来替代P/E rates的估值模型(注:P代表价格Price,E代表净利Earnings。P/E:上市公司市盈率),也就是说,当有人需要使用到平台的价值时,即可燃烧大家所共识的代币,把其对应的价值实时共享给所有的持有人。这样我们就不需要收入-费用-利润这些传统的资产负债表了,所有的价值都可以在链上编程,也更加透明化。我知道说这些理论,没办法让很多人理解或者体会,我们必须要做一个实验,证明整个模型的力量。从打车切入后,我们可以获得真正有价值铆钉的社群人口,在我们的链上,我们会开放更多的共享经济体,打造更大的共享经济生态。

    孙健:经济模型这个事情,可以作为一个投资人,去投资一家公司,实践自己的理论,是可实现的。我们现在投资区块链,也就是在实践这个事情。burning model这个逻辑,也是现在很多良心区块链创业公司在实践的。为何要创立一家公司,管理公司的事情,很繁琐,为啥要亲自干?

    陈伟星:所以我与杨俊合伙,杨俊是美团万人线下部队的缔造者,来负责运营大任,我来负责经济模型的设计、布道和底层设施设计。

    孙健:P/E 估值逻辑,在互联网企业,用的比较少。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是巨亏的。这个模型用不上。用P/S的比较多。这个题外话,不讨论。

    这个组合是很好的。一个执行者,一个战略家。

    陈伟星:我不爱当管理者,我更像一个设计师。

    Q2

    孙健:我对“打车链”的技术落地有一些疑问。以目前的技术水平,处理高并发的问题,落地很难。打车链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声明一下,打车链没有赞助今晚的对谈。

    陈伟星:很多人对所谓区块链的TPS高并发有误解(注:TPS3000,即每秒最多处理3000笔交易),实际上非记账和信用类服务,并不需要由区块链来完成。区块链的作用是三点:1.见证记账;2.见证合约;3.保护价值数据。而比如打车的订单呼叫,并不需要区块链来实现。

    孙健:我明白了。打车链的话题跳过。

    Q3

    孙健:送分题。你最近担任一家区块链酒吧的首席吧主。计划组织一个2100学堂,招募21名老韭菜当老师,现在已经找到哪些老韭菜?选择标准是什么?主要想教些什么内容?

    陈伟星:2100 CLUB是我为了打造供科技创业者交流思想和交朋友的地方,有三个含义:1.相信加密经济,希望持有2100个BTC或等值的加密货币;2.一起想象和创造直至2100年的世界;3.争取大家能一起活到2100年(我相信30年内人的寿命会延长到150岁以上)。所以我们的标语叫:"To own , To think, To live until 2100".

    2100 College是我想尝试不到加密经济科学的地方,21个老师(老韭菜)正在邀请,我们希望能逐步的把对加密经济科学的思考、理论和实验成果分享给大家。不过大家不要着急,我的工作也得一点点开展。

\

    孙健:你是奥派支持者么?

    陈伟星:欢迎大家多来2100 club第一家酒吧喝酒哈哈哈哈~

    不是,我觉得奥派考虑可执行性不够。

    Q4

    孙健:伟星是币安的天使投资人。你说自己当时是被何一逼着去见赵长鹏的,“边吃泡面边听他讲,觉得他的面相和王兴很像(阁主觉得不像),于是吃完泡面我开心的走了。”你在币安有没有动用过上币的特权?

    陈伟星:我从来没有打招呼让CZ和何一上项目,倒是提醒过一次有个骗子项目小心点(偷笑表情)。实际上火币我也是投资人,也从来没和李林他们打招呼上过一个项目。我是个“过度理想主义者”,有的人时候反而容易得罪人。

    Q5

    孙健:最后,来一个我们的常规问题:伟星钱包里有多少数字资产?如果不方便说,可以回答下是不是超过1万个(蔡文胜说他的比特币超过10000了)。数字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是多少?

    陈伟星:我真心没有算过占比多少,但数字资产我还是足够了。

    孙健:伟星正在2100酒吧,微醺。你说点醉话,我不会介意的。

    Dovey  Wan:星星你要少喝酒,多睡觉。(哈哈,候场中~)

    孙健:是不是超过1万个?

    陈伟星:我自从开了酒吧以后就不喝酒了。

    孙健:别喝酒,收银容易算错账。

    陈伟星:刚接了个电话,我肯定不会说数字让你们到处传播给我惹麻烦哈哈~

    孙健:新一版的扑克已经在印制了。我看到你在的。

    陈伟星:扑克牌上的大部分人都比我少吧

    Dovey  Wan: 星星你不要这么任性。其实大家没想过crypto最好的一个应用,是proof of wealth吗哈哈哈~

    BTC其实最好的广告应该是 “我的财富不说谎”。

\

    Q6

    孙健:来聊个大热点:EOS。伟星前天发文称,EOS堪称区块链毒瘤,毫无理想主义的极致炒作圈钱者,区块链共识的最大破坏者。还说“一个花几千万人民币就能搞定的技术真的有必要让大家炒的那么欢?”

    有EOS节点的狂热支持者说你和玉红,360是在上演一场“有预谋的做空EOS大戏”,“有本事就宣布一辈子不碰EOS”。你真的会永远不碰EOS吗?Dovey 怎么看待360指出的EOS一系列高危安全漏洞?红衣教主是不是在博眼球?你曾说EOS无论好坏都是利空,为什么?

    周鸿祎今天说,区块链真正的安全问题还没显现,两位有没有考虑过投资区块链安全方面的公司?

    陈伟星:我早就买过EOS,以前不知道这啥玩意就随便让同事买了一点。后来我们仔细DD(Due Diligence的简称)了一下,觉得太有问题了,EOS很有可能是区块链最大的风险。现在区块链圈最大的割裂也是这个问题。EOS不是个为解决问题和改变世界为任的理想主义设计,而是一个贪婪的技术性营销设计。

    孙健:能不能这么总结。这事情的设计,我看的很明白。但是如果里面还是有投资套利的空间,我也不会错过。

    火讯财经主编赵一丹: 贪婪的技术性营销设计,星总是在剑指李笑来吗?

    Dovey Wan:BM是非常伟大的程序员,最近其实更值得关注的行业上的事情是Vitalik和BM关于EOS DPOS的是否为BFT compliant的辩论,我个人的观点是没有必要互相踩踏,说EOS是最大空气币的有点过。看过EOS代码的人都知道东西其实做的还真不错,特别是在PL层做的比以太都好要很多。长期来看,EOS的DPOS非常适合许多长尾应用在其上的生态发展,垂直行业可以做的其实是soft fork EOS然后在上面做自己的业务逻辑。可以参考当年的Tendermint (COSMOS的前身就是Tendermint,Tendermint是现在使用最广泛的consensus engine)

    陈伟星:伪装协议的DDOS攻击,EOS完全没法防御,上线后随时被恶意攻击做空。技术概念包装下,炒币者在不断往中国的三四五线下沉,潜伏者社会风险,当然这也是整个行业普遍的风险。

    孙健:炒币和炒股,都是游戏,也不用太刻意放大。炒股一样是九一原则。赚钱的只有一成。

    Dovey  Wan:关于漏洞这个问题,大家要是经历过去年的parity钱包事件,EOS这几个在漏洞直接影响上远不如去年parity和16年的DAO hack来的深远。甚至都不如去年MIT发现IOTA的大bug来的令人叹为观止。
孙健: 我非常同意Dovey的观点。建议伟星和BM当面交流一次。他真的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程序员和设计师。

    Dovey  Wan:从行业角度来看,尖锐的质疑可以有,但是无论据的踩踏我不接受。行业其实现在最需要的,从DAO Hac到Parity,到IOTA的hash function的问题,到最近几个智能合约模板出错的问题,我看到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整体区块链程序员从业者水平参差不齐,譬如最近几个合约问题都是个简单的unit test可以解决的。如果让经过专业训练的programmer来做会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在硅谷这边一直在致力于更多的区块链知识普及,以及核心工程师的渗透,如果未来去Google,Facebook,阿里,百度的代码大拿可以投身区块链行业,这才是未来的福音吧。

    孙健:周鸿祎今天说,区块链真正的安全问题还没显现,两位有没有考虑过投资区块链安全方面的公司?

    陈伟星:我不否认BM是个不错的程序员,不过我更喜欢Vitalik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但从经济模型设计的角度,我不太认可BM和他背后的金融家们的设计。

\

    Dovey  Wan:额,有两个人大家可以关注下,叫做Brendan Blumer还有Brock Pierce.. 其实大家喷BM喷错了。我们在这边都开玩笑说, EOS is on the brockchain。
陈伟星:我一直在关注区块链治理与安全的公司,也有很多知名的红客朋友。今天吃饭的时候也聊了很久的关于伪装协议的DDOS攻击,这些竞选超级节点可能连这个意识都没有。普通的DDOS攻击,花点钱还有安全公司搞得定,那也得超级节点要把这个工作做到位。很多竞选超级节点的人可能啥都不懂。

    Dovey  Wan:还有个更大的安全问题,是随着越来越多基于DPOS主网上线,DPOS的网络维护依靠的是masternode。masternode的IT运维能力让人堪忧。。就好像上面新闻发的,现在DDOS随便就是1T的量,大部分masternode只是手上有币的人或者机构,所以我个人认为最终masternode的维护,还是会落到1)交易所 2)大矿工手里
所以DPOS最终还是个trust set up,交易所和矿工已经在现实世界中,获得了人们对其运维能力的信任。所以DPOS肯定是在去中心化世界里面最不去中心化的一种妥协。

    陈伟星:DDOS让EOS瘫痪一天的成本也就几百万,我真不明白他们就这么敢上线。

    Dovey  Wan: 星星你可以看下EOS DPOS的设计,BM大致的想法是这样的。21个masternode,分布在世界各个地方,然后有个arbitrary的设计,让每个node之间可以有最优路径的分布保证最小的网路延迟,不是random shuffle。然后他假设无法同时DDOS掉全世界的21个节点,只要有一个节点在线就可以出块。
陈伟星:更大的风险是,就我这么发了下朋友圈,居然有三线城市的人敢来威胁我,我没法评估问题更大以后对于行业的风险。
孙健:看来你需要投一个安保公司,不是一个安全公司。

    陈伟星: DDOS是可以选择性攻击的

    Dovey  Wan:EOS的slashing condition设计其实不够严格(就是什么时候会没收masternode的保证金),COSMOS是只要有一次不在线(就是被DDOS成功),就要没收所有的保证金+delegation。DPOS的设计不是incentive based,是disincentive based,就是要让参与者 too much to lose。这个也是我在思考的是不是DPOS其实并非最符合人性,不得不佩服中本聪~
陈伟星:我觉得社会需要打一些免疫,社会如同人体,要么中过病毒,要么中过假病毒(疫苗),这样才能更加健壮,就看代价是多少。

\

    Dovey  Wan:说到安全投资,我们去年在美国就布局了全节点的安全运维公司 Infinity Stone,以及基于formal verification专门做智能合约审计公司Certik
陈伟星:我希望我们国内,能多打一些疫苗,而不是多中几个病毒。

    Q7

    孙健:两位怎么看待媒体竞选EOS、波场节点?都知道竞选节点是个好生意。媒体的客观公正性和盈利性,哪个重要?

    Dovey  Wan:媒体竞选节点。其他先不说,媒体有靠谱的IT运维能力吗?load balancer是什么媒体知道吗?哈哈哈哈

    陈伟星:很多媒体因为不熟悉技术,尝试性的进来的,应该说绝大部分人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不了解技术。很多人是被喊单喊进来的,也有很多人是被神秘的鼓吹进来的,那么多代码逻辑真不是普通人看的。

    孙健: 也有些区块链媒体是技术出身的,看起来是有技术能力的。

    Dovey  Wan:先问问他们知不知道loab balancer,网站最高traffic峰值多少再说吧。技术出身和IT运维能力不一样,就好像CSDN那么技术但是估计禁不住10G的DDOS一个道理。(CSDN我只是打个比方)

    陈伟星:区块链的技术对于绝大部分而言还是一个非常陌生的东西,其蕴含的加密经济科学体系更加是陌生的东西。这个需要时间,也需要努力打疫苗降低一些风险。

    Q8

    孙健:纳斯达克计划10月上线加密货币交易,即将成为首个拓展数字资产交易的全球主流证券交易所。两位觉得纳斯达克入局对现有数字货币交易所会造成致命冲击吗?你们觉得一年以后,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局势会发生什么改变?

    陈伟星:老百姓的支持,确实是一种力量,巨大的力量。所以区块链也会造就一门新的科学——政治科学。区块链是人类第一次把经济学和政治学,变成了加密经济科学和政治科学,用代码和数据来设计算法来运转利益和权力。但这种力量用歪了,会带来巨大的风险,会伤害到很多人。

    Dovey  Wan:恩,星星说的很对,所以我一直强烈推荐大家在进入行业之前,先读一读勒庞的《乌合之众》还有《革命心理学》
陈伟星:现在整个区块链世界,需要一种共同的愿景,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持久的正循环的共识,让泡沫的力量去支持让世界变得美好的创新。

    易欢欢:认同解决核心问题,解决实际场景应用。

    陈伟星:纳斯达克是否进入,我认为并不是根本影响。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正确的使用区块链力量的问题,我们需要不断的研究理论和进行实验,然后推动一部数字经济法。

    Dovey  Wan:现在中文新闻都有点断章取义啊。我刚看了下英文文章。

    陈伟星:我之前在朋友圈讲了,个人2018年全球都会推动交易所的落地和牌照(或者默许牌照)。

    孙健:币圈的英文水平有待提高,谷歌的翻译能力还不够人工智能。

    Dovey  Wan:英文新闻一直都是说”would consider" 就是正在考虑。美国这边监管路漫漫,纳斯达克要开所没那么简单。而且纳斯达克其实布局很早了,Coinbase,Circle还有Gemini背后都是纳斯达克的投资的影子。其实自己开不开crypto交易所,影响不大。

    Q9

    孙健:关于国内监管。最近在贵阳的数博会上,释放了一些区块链的利好信号:北京大学光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刘晓蕾建议,中国开发自己的数字资产交易所非常有必要;中关村区块链联盟理事长元道表示,ICO应该由合格的投资者参与。两位怎么看待他们的建议?

    Dovey  Wan:在中国如何定义合格投资者?这个建议估计要先把这个定义清楚吧。如果中国金融行业连合格投资者的定义都没有,这个建议貌似没有什么建设性吧。如果中国金融行业连合格投资者的定义都没有,这个建议貌似没有什么建设性吧。

    孙健:accredited investor这个概念,中国是有的。 在数字货币领域还没有。

    嘉宾陈伟星:现在整个社会都有一个问题,是存款恐惧症。资产泡沫和CPI逼迫着老百姓把钱不断去找高风险无数不在的泡沫资产。这个是最大的势。

    阁主孙健:股市是有的

    Dovey  Wan:是机构吧?retail有吗?

    孙健:有的。

    陈伟星:我依然认为,政府需要动态监管,但需要积极的动态监管,不断的试着打一些坏的,默许一些好的,等着理论和实验的不断完善,再去逐步修订政策和数字经济法。

    Q10

    孙健:伟星曾建议干坏事的人就要抓,政府要识别,民间组织也要做好反欺诈、反传销、反操控的工作。那对于民间“反欺诈,反传销,反操控”的工作,可以从哪方面入手?谁有能力来做这件事?

    Dovey  Wan:国内情况不是很熟悉,这个估计要星星来回答

    陈伟星:我们的这届政府,不是拍马屁,真心是中国的千年大运,有着清晰的战略和极强的定力,并且完全开放的心态和高超的执政技巧。大家看海南,雄安,看现在各个城市的书记市长们的工作热情,比我们区块链的创业者们更加正能量很多。

    孙健:Dovey可以聊聊,最近美国在加密货币交易监管方面有哪些举措,值得借鉴?

    Dovey  Wan:

\

    孙健:看来美国也没好到哪里去

    嘉宾陈伟星:治理的问题,一方面我刚才讲了,是动态监管与行业的自律能力;一方面的机器治理,就是不断的发展可治理的基础技术设施。但治理需要理论与实验,不是想当然的就能找到好方法的。

    Dovey  Wan:SEC去年已经发布了庞氏骗局指南,最近还钓鱼执法,都非常有效。去年一举拿下币圈最大庞氏骗局之一的bitconnect。BitConnect直接归零。SEC做的最好的几个点 1)主动identify庞氏骗局,因为很多太明显了 2)深入cx团伙,钓鱼执法 3)举报机制,高额悬赏whistle blower

    陈伟星:

\

    Dovey  Wan:恩最高的时候好几十亿美金市值呢。

    陈伟星:我觉得当前阶段行业自律治理的最佳方法,就是如何让这个行业的募资、交易、资金流向透明化。

    孙健:bitconnect这个名气还不错的。中国的传销币的名字,一听就是传销啊。五行币。

    Dovey  Wan:其实什么都别说,先把发币上合约可以吗。

    陈伟星:这些钱不透明,黑夜多作怪.

    Dovey  Wan:现在大部分项目流通量多少,分几次释放,都是人工的或者随时可以变的。

    Crypto世界里最大的不对称当属信息不对称,原来区块链设计初衷是为了解决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各种市场无效性,让消费者有足够的信息进行选择以及能对自己的数据进行全权的把控。可是现在连最基本投资和发币上smart contract的事情都没有做到,更不要说其他的基本信息了。本来区块链最应该解决的事情,反而因为信息不透明滋生如此多代投乱象、恶意拉盘、砸盘吸血等等,这个也是行业的悲哀。

    陈伟星:你们媒体,在这些自律问题上,别太计较彼此,多一起努力,这是为了整个行业。

    Q11

    孙健:来个二合一,二级市场萧条,然而一级市场依然泡沫很大,估值偏高。两位如何看待当前一级市场的泡沫?加密数字货币或者区块链的泡沫,跟一般金融危机有哪些区别?在这种情况下你们的投资策略是什么?下半年看好哪些机会?

    Dovey wan曾表示区块链现在处在这个行业历史最混沌的前三分钟。两位认为这个最混沌的前三分钟,大概会持续多久?这个时期的结束,将会以什么为标志?

    陈伟星:我自己没二级市场账户,也不太看币价;我的投资决策也不会盯着短期。现在这个阶段,我主要是想看到机器治理相关的项目和实践落地的大生态项目。

    Dovey  Wan:一级市场泡沫是估值泡沫,因为投资人愿意给流动性溢价买单。但是很多投资未来会面临liquidity crunch的问题。可悲新进来的热钱对牛熊转变极度不敏感,而且渣渣项目进场的速度也远比靠谱项目多,整个行业信噪比比原来更低,越来越多项目会面临Liquidity crunch的考验。随着信噪比持续降低以及交易量萎缩,投资者只能寄希望于头部项目,这与金融危机各种MBS买家对美国房市盲目乐观导致风险误判一样,如今crypto的头部项目也有过度融资的趋势。

    2月份的时候我关于这个问题我写过一篇文章,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加密数字货币或者区块链的泡沫,跟一般金融危机有哪些区别?

    加密数字货币或者区块链这个泡沫,跟一般金融危机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地方。金融危机的产生是华尔街一帮精英设计了一堆谁都看不懂的金融产品,把层层次贷打包,售卖给相对没那么精明的机构,然后他们继续卖给更加不懂的人,最后卖给普通投资人,这是上一次金融危机的泡沫的产生的过程。但是区块链行业的这个路径是反过来的。原来数字货币的从业者可能初中高中毕业,也没上过大学,也不是学计算机的,然后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这个传播和教育的路径从是由社会上的非精英阶层,或者是极其开始,到大爷大妈,或二三四线的小年轻,之后才进入一线城市,进一步渗透到传统的PE/VC的圈,甚至华尔街公募基金。

    嘉宾陈伟星:泡沫建立在相对价格之上的,泡沫本身不是问题,错误的共识是问题。

    Dovey  Wan:原来从金融危机从金字塔的顶端往下,从精英到草根的兜售过程。但是这个区块链行业是是自下而上,自发发展的过程,从草根渗入到精英的过程,现在准备进场和正在观望的,很多是真正华尔街真正的大的机构。如果是这样的过程,我个人觉得是相比起原来的金融危机的泡沫比是更健康的过程。当一个东西是自下而向上,然后由草根开始渗入精英,而且是慢慢的被精英所认可的时候,这个事物的发展是极其有机的过程。随着大的机构进场,这个东西的需求会越来越高,市场秩序会越来越规范,也可以看到,因为有机构开始要入场,因为资金体量足够大,因为它的影响力足够大,最终监管和主权国家作为玩家会正式入场。这是非常健康的发展过程。

    陈伟星:美元的超发导致全世界的资产泡沫

    Dovey Wan:如何定义落地。货币本身就可以是最大的落地应用。

    孙健:一句话。收割这事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陈伟星:我认为未来一切价值都是“货币”,而价值尺度(传统意义上的货币),可能有小几个政治协商出来的,还有一个民间发展的(很大概率是比特币)。

    Dovey  Wan:各位我可能要去开会啦~ 星星也该睡觉了。身体才是推进治理和监管的本钱。感谢阁主,阁主辛苦了。期待在国内和大家见面。

    Q12

    孙健:最后是我们的“币圈歌单”环节,给币圈的朋友推荐一首歌。请Dovey先推荐一首。

    Dovey  Wan:倒是有个视频推荐大家看看,一个凯恩斯和哈耶克的rap battle哈哈

    陈伟星:《泡沫》

    孙健:非常感谢两位嘉宾一起完成我们的跨国三地对谈, 再次感谢dovey和伟星。

    下载火讯财经APP 看火讯琅琊榜完整版内容,获2888创世用户积分。

    积分可在APP内兑换丰厚礼品,包括token、广告位、大咖课程等。(逐步开放中)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自网络,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切勿轻信投资承诺,任何网上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财经中国网 :www.fechina.com.cn 责任编辑:cc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头条- 财经- 科技- 时尚- 生活- 房产- 汽车- 娱乐- 健康- 旅游- 商讯- 体育- 游戏-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财经中国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财经中国网版权所有
©20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