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中国网首页- 新闻- 财经- 科技- 时尚- 生活- 房产- 汽车- 娱乐- 健康- 旅游- 商讯- 体育- 游戏-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财经中国网 > 文化 >历史 >正文

丁学良:中国对周边国家有很大吸引力

2016-12-05    来源: 财经中国网  跟贴 0

\
      12月2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腾讯思享会•2016冬季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军事大国和它们的邻居》。
 

      这个题目是我读书的心得,不是写了一个论文,所以我只能跟大家分享我读书的心得。
      毫无疑问,现在全球公认有三大军事国家,怎么排位?美国第一一般没什么争议,谁是第二、谁是第三还有点争议。有的讲中国第二了,有的说不是,俄罗斯第二。我比较赞成中国现在还是第三,还不是第二。

用军事力量解决老大难问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当然,三大军事国三者的差别,比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要显著得多。我们先讲相似的地方,这点比较容易判断。
      这三个国家都是军事大国,因为他们有常规的和核子的毁灭力量,因此都会被一些邻居所惧怕。军事大国的一言一行,常常被他们的邻居用放大镜和显微镜仔细看,看出来的东西连三大军事国家自己都觉得太夸张了。当然这是常态。
      我这里讲讲我为什么不用“邻国”,用“邻居”。军事大国和周边政府的关系是一回事,和周边的民间社会是另外一回事儿,民间社会包括学术界、媒体、工商界。所以,我特别要强调的就是中国跟周边的关系不能仅仅只看到和“邻国”的关系,不看到和“邻国的民间社会”的关系,这是我们容易犯的错误。
      第三个读书心得。三个军事大国在最相同的点上——被很多的邻居所害怕——也有重大不同。刚刚赵鼎新教授讲到美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我们要很客观地说,担心和害怕美国军事强权的邻居里至少不包括加拿大,恐怕也不会包括墨西哥。我们以前都知道加拿大和美国之间是不设防的,我们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来回跑,也没多少人管我们,虽然我们不是美国公民。美国和墨西哥的关系没有和加拿大那么好、那么和谐,但是也没到了墨西哥害怕美国、担心美国的地步。
      我们看一下俄罗斯就不一样了,不担心、不害怕俄罗斯的邻居很少。现在也可以这么说,不担心、不害怕中国的军事实力增长的邻居也比较少了。这一点上,还有一个两难的状况,全球最能用军事力量解决老大难问题的时代,中国很不巧,恰恰那个时候我们的军力太弱小,有将近一百年的时间,至少我们被人家打败过好多次。
      所谓的炮舰外交、强权外交、弱国无外交这些话都是那个时候来的,那就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扩张的时代。那个时代军事实力能解决很多问题,可是那个时候咱们的实力太小、太弱。现在这十几二十年,等到中国军事能力已经进入前三名时却有点生不逢时,这个时候已不大用军事实力解决很多的老大难问题。

在今天,中国对周边国家还有很大的吸引力
      不久前有一个新书发表会,作者就是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托马斯•克里斯藤森,书的名字翻译成《中国挑战》,看到中国军事实力增长的时候他一定要提醒中国,也要提醒全世界,他说现在的历史条件和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作为一个强权崛起的时候已经非常不一样了。他说全球经济的发展和武器的进步使得过去那种以夺取领土和征服别国为目的的帝国主义模式基本上寿终正寝。今天全球经济是以知识为基础的跨国经济。所以,话说回来,中国现在军事实力发展这么快,但是,你也不能随随便便用这些军事实力解决麻烦。我不太同意这么乐观,因为前不久俄罗斯还用军事实力解决了克里米亚问题,而且我们更不要忘记不久前普京的小孩开玩笑“俄罗斯的边界是没有尽头的”,搞得全世界都很紧张,尤其是俄罗斯的邻居。
      我学习的心得体会第四点跟这有关,正是因为我们生不逢辰,等我们军事力量急剧上升的时候,很难用这个军事实力解决很多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这方面美国也被很多中南美的国家讨厌,比如古巴、委内瑞拉,但是绝大多数美国的邻居都认为除了军事力量超强以外,美国的文化、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价值观,它的制度里的一些重要的环节,特别是它的法治等等都还是对邻居们有很大的吸引力,都觉得我们跟这个庞然大物做邻居也不全是坏事,还有很多的好事。
      相比之下俄罗斯就不是这样了,俄罗斯军事力量很强,除了历史上有过一些了不起的文学作品以外,俄罗斯的邻居都没觉得跟俄罗斯当邻居有什么好处。
      中国可能是处在中间状态,中国的科学力量的发展对邻居们也有吸引力,我们语言文化对周边国家有没有吸引力呢?传统的文化和传统的文学艺术对周边还是有很多吸引力。我走了许多周边国家,人家最喜欢看中国的古装剧,现代的东西对人家吸引力不是很大。另外,中国的资本环境对周边的中小国家政府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中国“再崛起”过程中,东南亚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
      现在有一个问题,中国跟周边相处的时候我特别要呼吁,中国自己的“再崛起”,我一直讲“再崛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跟邻居打交道有很多的困难。
      我们首先要看看自己的软服务,软服务就是东南亚为主,东南亚对中国的再崛起太重要了,我们现在在海洋上寻求出路,就必须要与东南亚搞好关系。从经济贸易的关系来讲,在过去这些年间中国跟东盟的经贸一直是名列第三,第一是欧盟,第二是美国。
      不要忘记欧盟和美国是全世界最发达的经济体,曾经一个第一一个第二,然而,东盟很多国家又穷又小,可第三发展潜力是很大的。我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研究院的时候,我去的时候王赓武先生刚离开,他留下一篇讲稿我看了很感动,他说中国现在要快速发展一定要记住,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上对今天我们称之为“中国”的中原最多的威胁都来自北方,而中国南边的国家,主动地侵占过中原的案例却很鲜见,因此他说中国南边这些东南亚国家从来对中国就不是个威胁。
      1996年到澳大利亚以后,我第一次才对东南亚有切身做研究的经验,我觉得我们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太多的人只看美国,当然美国很重要,大不了再看看欧盟,大不了看看日本,很少有人把东南亚这些国家当作一回事儿。这是不对的。东南亚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的。所以,我希望中国在再崛起的过程中,最好要跟东南亚把关系搞好。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自网络,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切勿轻信投资承诺,任何网上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财经中国网 :www.fechina.com.cn 责任编辑:df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新闻- 财经- 科技- 时尚- 生活- 房产- 汽车- 娱乐- 健康- 旅游- 商讯- 体育- 游戏-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财经中国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财经中国网版权所有
©20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