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中国网首页- 新闻- 财经- 科技- 时尚- 生活- 房产- 汽车- 娱乐- 健康- 旅游- 购物- 体育- 游戏-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财经中国网 > 体育 >体育资讯 >正文

中国该不该归化外籍球员

2011-07-06 14:20:25 来源: 网易体育  跟贴 0

一、归化球员在国际体坛越来越普遍

·在竞技日益激烈的今天,归化球员越来越普遍

体育运动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实际上就是一种全球化的历程,而归化球员正是体育世界从全球化那里派生出的产物。但如果说全球化给体育世界带来了归化球员,那么随着体育竞技竞争日益激烈,当今天放眼望去,归化球员现象可谓是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遍地开花。

也许,男足世界杯是最好展现归化球员魅力的舞台了,在这项全世界都瞩目的盛会中,德国、葡萄牙和意大利都拥有外籍球员加盟,其中有10名归化球员披上了日耳曼战袍,曾几何时德国足球是德意志国家与日耳曼民族罪完美的结合,而如今当波多尔斯基、克洛泽、卡考这些外来力量为德国足球挥洒汗水时,并没有人为此大惊小怪,全当是新的德意志精神体现。其实,在当今世界足坛的传统强国中,只有阿根廷和巴西还固守民族主义的大门,即使西班牙队也没有保住金身,2008年欧洲杯冠军队的主力后腰塞纳就是不折不扣的巴西人。

再看全球另一大体育赛事奥运会,当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办时,成为中国海外兵团回家的盛会,与过去将背叛和排斥的字眼送给他们不同,这一次一句“欢迎你们回家”体现了国人的包容和成熟,而换个角度来看,正是归化球员现象越来越普遍,才使得这种包容和成熟显得更加顺其自然。拥有体育全球化的平台,归化球员的涌现也将习以为常,在今后的时间里必然还会有更多的归化球员事例出现。

·抵制归化的大多是民族主义倾向严重的国家

尽管改变国籍加入另一个国家的国家效力已经屡见不鲜,但同样有反对的声音,不过原因各不相同,其中民族主义倾向严重的球队和国家往往是对外来球员说不的主力军。


2010年10月12日意大利和塞尔维亚的欧洲杯预选赛,有塞尔维亚国家队的比赛,因为塞尔维亚极端民族主义分子的闹事,这场比赛最终夭折。这已经不是塞尔维亚足球的偶然现象,尽管闹事的只是一小撮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至少认为塞尔维亚的足球世界里民族主义倾向严重并不为过。起初是极端民族主义者的种族质疑,从而导致了黑山族的萨维切维奇离开塞尔维亚主帅位置,而安蒂奇放弃了穆斯林族的天才球员苏莱曼尼,并没有换来球队更衣室的团结。

其实,不单单是国家队有民族主义倾向严重的思想就要排斥外来者,俱乐部也是如此。毕尔巴鄂竞技百年来一直以球队里流动最纯粹的巴斯克血液为豪,他们绝包括连外援在内的非巴斯克籍球员加入,在足坛日益开化的今天,这绝对是当代足坛的一大奇观,前法国著名球星利扎拉祖就效力过毕尔巴鄂竞技,但也因为他拥有巴斯克血统。最值得称道的是,即使当球队战绩岌岌可危面对降级时,毕尔巴鄂也坚持民族纯粹化的原则,至今他们还未降级,不知道这种“奇迹”能坚持到何时。

二、归化的法律和道德之争

·国际法已经越来越趋同化 多重国籍被普遍接受

冷战爆发东西两个阵营对立严重,在当时国籍问题是政治问题,更是一个敌我问题,双重国籍这种行为在大多数国家是被禁止的。然而随着柏林墙倒塌,意味着冷战时代划上句号,国籍在很多国家眼中不再与爱国划绝对等号,尤其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国际法已经越来越趋同化,选择多重或双重的国家呈直线上升趋势。

韩国(2008年)、印度(2000年)、巴西(1995年)、越南(2009年)、墨西哥(1998年)、菲律宾(2001年)等新兴国家过去都反对双重国籍,但现在都开始承认或变相承认双重国籍。据2006年联合国秘书长报告指出, 到2005年全世界大约30个国家制定了便利高技能人才入境的政策或计划,其中有些就是双重国籍的政策目前承认或默认的国家,基本都是发达或新兴的国家和地区。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上承认双重国籍的国家大约90多个,剩下的国家大多是默认状态,即不承认这一群体公民的外国籍,也不因为他获得外籍而剥夺本国籍。只要不伤害国家正当利益,政府可以不让他们担任政府部门公职,却无权剥夺他们的本国籍。这样一来,反对双重国籍的国家其实仅仅少数。我们不难看到,在当今世界主要经济体中,除中国内地之外,都承认或默认双重国籍。

·虽然法律可以接受,但是体育精神的核心在公平竞赛,归化容易成为金元体育的漏洞

尽管“归化球员”现象已经普遍,多重国籍也被很多国家默许或接受,但归化球员这个话题并非没有争议,实际上,它之所以能从最初就伴随着国家(地区)之间的争端与舆论的争议,剥开现象看本质的话,争议就是从法律与道德层面上引起的。

回顾体坛归化个例,不难看出,成功者比比皆是,失败者也有之。原籍中国的体操运动员李东华在1996年奥运会上代表瑞士获得鞍马金牌,尽管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但李东华是结识了一位瑞士姑娘,并远“嫁”瑞士后才拥有了代表他国出战的机会。而2008年奥运会上,NBA球星原籍美国的中锋卡曼跟随德国队出战,因为他的祖母为德国国籍。无论是李东华还是卡曼,他们的归化都体现了,移民的普遍化会带来移民一代或其后代的国家更改问题,这时他们会因为基于经济或体现更多价值的原因而选择代表其它国家征战。说得通俗些,卡曼和李东华成为归化球员既合情、又合法,而当一些国家(地区)纯粹为了好成绩,就挥舞着大把的钞票,毫无根据的进行“嫁接”,不但与体育精神相违背,也突破了体育世界的道德底线。


2004年卡塔尔足协希望当时在德甲表现突出的巴西人埃尔顿和迪迪为自己而战,而埃尔顿也报巴西无门,为了征战2006年世界杯的梦想,他也希望改换国籍为卡塔尔出战。一个我情,一个你愿,最重要的是,当时的埃尔顿并没有代表巴西国家队出战过,就法律而言埃尔顿披上卡塔尔战袍没有任何问题。然而国际足联对这种金钱至上的做法进行打压,最终在布拉特的干涉下,埃尔顿的“归化梦”成为了黄粱一梦,而国际足联之所以棒打鸳鸯也并非毫无道理,埃尔顿的祖上既无卡塔尔关系,他也并非卡塔尔的女婿,更未在这个西亚国家居住或所在的联赛效力,纯粹就是希望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思想下,生米做成熟饭。然而体育精神的核心的确在公平竞赛,国际足联拆散卡塔尔和埃尔顿的因缘看起来也是对体育精神的维护,然而“归化”依旧是金元体育的漏洞,卡塔尔在2011年亚洲杯揭幕战首发阵容中竟有7名“雇佣兵”,这些人难道都与卡塔尔有根源的结合吗?实际上,当初国际足联对埃尔顿和卡塔尔说NO,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身为德甲金靴的埃尔顿太过树大招风罢了。

三、归化对体育运动也有促进作用

·实现运动员的个体价值

体育选手借用移民归化的方式,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实现自我的价值体现。这并非美化“球员归化”,因为众所周知,一些运动员难以在自己原籍国家如鱼得水,各国的参赛名额有时候也显得僧多粥少,就像德甲金靴埃尔顿,以他巅峰时期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德国队打上主力,但与罗纳尔多、里瓦尔多、阿德里亚诺共处一个时代,埃尔顿只能感叹投胎需谨慎。此外,人才的竞争也加速了运动员的更新代谢,倘若伤病缠身或状态下滑,基本就要被所在体系抛弃,再想东山再起犹如天方夜谭。对于那些有天赋的选手,他们势必不想就此沉寂,而“归化”则成为他们重新证明自己的云梯。

2007年篮球欧锦赛,俄罗斯队获得冠军,这对于篮球水平在欧洲已称不上一流的俄罗斯而言就是奇迹,从美国归化到俄罗斯的球员霍尔登功不可没,他在决赛最后2秒为俄罗斯命中制胜球。三十而立的霍尔登不会说俄语,肌肤是黝黑的颜色,为了让他代表俄罗斯效力,普京命令权力部门为此一路开放绿灯。而对于霍尔登,以他的能力一辈子都不会披上梦之队的战袍,而成为归化球员后他不但举起欧锦赛冠军奖杯,还有了出征奥运会的机会。

如果将归化的大门堵死,那试想一下,中国将有多少乒乓球人才失去出现在国际大赛展现才能的机会。2010世乒赛团体赛,帮助新加坡击败中国女乒夺冠的主力冯天薇和王越古都曾在国家队停留过,但因为伤病或竞争激烈原因均被淘汰下来,正是因为借助归化的方式,她们才有了在大赛圆梦的机会。

·促进落后国家的项目发展

如果看到雇佣军就认为是一锤子买卖,就将其归到钱多、人傻、速来的范畴,那就显得过于片面,因为事实证明,“归化球员”的到来同样能促进落后国家的项目发展和提高。


2009年在天津举办的篮球亚锦赛,伊朗击败中国夺冠,西亚球队占据亚锦赛8强半壁江山,世锦赛资格更是三席占据两席,而东亚球队中国决赛惨败,韩国男篮勉强获得第7名的成绩,日本最终只拿个第10名的成绩打道回府。通过09年亚锦赛可以得出,亚洲篮球的格局已经改变,西亚完全压倒东亚,而改变这种平衡的正是争议颇多的“雇佣军”。无论约旦的怀特、达格里斯还是黎巴嫩的弗罗曼、弗雷杰,都在亚锦赛上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体现个人价值的同时,也带动了本国乃至西亚篮球运动的极大发展。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亚洲篮坛都是中韩对抗,而在中韩对抗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中国男篮笑到最后。而西亚篮球似乎在我们的脑海中就是一片空白,因为无人不知,足球才是他们的第一运动,可是在执行归化政策后,这些“外来和尚”为西亚带来了身材与对抗,这是之前西亚篮球最欠缺东西。尽管亚篮联对雇佣军睁只眼闭只眼,在审查时也经常打擦边球,但归化球员的到来推动西亚篮球的整体发展,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四 只要符合法律和体育道德规范,归化应当被支持

·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种族和国家是不断融合的过程

倘若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探寻体育归化的答案,那这个答案应该被我们投赞成票。回想在人类社会的历史长河中,一定时期里大多数民族都是相对独立封闭发展,可随着历史发展的推进,这种相对独立和封闭逐渐成为历史云烟,取而代之的是,种族和国家不断融合的过程。

而历史证明,封闭的国家和民族由于封闭的环境,使人们不能够从外界获得更多的商品和信息导致这一地区不能够被动地和外界接轨,享受外界给自己带来的好处,造成了封闭地区的落后。而欧洲诞生了工业革命后,彻底扫除了封建专制障碍,从而促进种族之间的交流和融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财富的极大增长,而种族和国家如果在长期闭塞环境中不进反退。

或许体育难以与民族和国家放在一个高度,可现代人类已经走向大同世界的历史发展时代,各种文化在不断交融中孕育出新文化,人类本身也在不断这种交融汇总改变着一些固有的观念,体育世界也是如此,用相关的思维辩证的看待“归化球员”现象,这并非洪水猛兽,我们也应敞开双臂去包容接纳。

·只要符合法律和体育道德规范,归化应当被支持

倘若受到传统和封闭的惩罚,思想依然不能够自拔,那今天一些球员归化想象简直可以视为“大逆不道”,但时代的进步让归化现象只要符合法律和体育道德规范,就一切皆有可能,就自然而然得到了公众的认可。


2011年亚洲杯为日本队攻入制胜球的是李忠诚,一位韩国裔日本足球运动员,尽管是来自朝鲜半岛的后裔,但李忠诚出生于东京都田无市,家族在日本已经繁衍了4代,并从日本联赛开始职业生涯。尽管韩国和日本有着历史恩怨,但因为没有超越法律和体育道德的范畴,没有谁拿李忠诚的“归化”做文章。同样,美国棒球队出现古巴球员,德国足球队从阿萨莫阿开始黑人球员不再“物以稀为贵”,俄罗斯男篮也出现了霍尔登这样的美国大兵,不过就像霍尔登在俄罗斯联赛效力才搭上了归化俄罗斯的便车,遵循法律和体育道德,他们的归化因此显得不生硬。

2009年4月13日,中国排协公布了新一届中国男排18人大名单,在这个名单里来自浙江的小将丁慧引人注目,因为他是中国国家队历史上的第一位“黑人”选手。不要以为归化入籍从这之后就在中国行得通了,要知道,丁慧在杭州长大的,他父亲是南非人,母亲是地道的杭州人。倒退几十年或数年,这都是难以出现的一幕,然而当这些现象被法律所允许,被体育道德所认同时,你除了支持,别无选择,不然的话,就是逆潮流而动。(撰稿:穆勒)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穆勒)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自网络,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切勿轻信投资承诺,任何网上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

财经中国网 :www.fechina.com.cn 责任编辑:ht004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新闻- 财经- 科技- 时尚- 生活- 房产- 汽车- 娱乐- 健康- 旅游- 购物- 体育- 游戏-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财经中国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财经中国网版权所有
©2010-2011